<menu id="oowuy"><code id="oowuy"></code></menu>
  • <xmp id="oowuy"><menu id="oowuy"></menu>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職業正文

    熱頭條丨《我在島嶼讀書》解鎖文學“圈粉”更多可能性

    2022-11-16 15:53:49 文匯報

    外景紀實類閱讀節目《我在島嶼讀書》開播,余華、蘇童、西川(從右至左)等作家成為“書屋主理人”。 (節目組供圖)


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海風搖曳椰影,海浪伴著書香,當作家余華、蘇童、西川等知名作家在沙灘邊的書店聊起文壇往事乃至“糗事”,不少網友留言“被狠狠治愈了”“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文學偶像”……近日,國內首檔外景紀實類閱讀節目《我在島嶼讀書》開播,邀請寫書人、出書人、愛書人,前往海南分界洲島的“分界書屋”生活、讀書和寫作,享受閱讀帶來的樂趣。在這里,余華、蘇童、西川、房琪是“書屋主理人”,程永新、葉兆言、祝勇、歐陽江河、黃蓓佳、肖全等文化藝術界老友作為飛行嘉賓,他們共同開啟別具一格的讀書之旅。

    “近年來各式各樣的讀書節目和紀錄片陸續亮相,《我在島嶼讀書》的突破之處在于打造了一個近乎世外桃源式的開放外景,設計野餐、篝火詩歌朗誦等情境將氛圍感拉滿,讓鉛字背后的作家變得鮮活立體?!薄妒斋@》主編程永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到,外景紀實的“生活流”敘事風格拉近了作家與普通讀者之間的距離,且面向鏡頭面對更廣闊的讀者群,解鎖文學“破圈”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  以全新閱讀場景,喚醒更多人對經典的向往

    這也正是《我在島嶼讀書》為倡導全民閱讀做出的全新探索,期望用美景、好書和文壇老友構建起的閱讀場景,喚醒更多人對經典閱讀的向往,并提醒大家:在碎片化閱讀時代,我們如何更好地做出抉擇。

    節目中有一個場景,當旅游博主房琪被問及“平時愛讀哪些書”時,她列舉了一些流行暢銷小說,并提到“沒有因為喜歡讀青春傷痛文學而有羞恥感”。蘇童回應道,閱讀不分貴賤,無論讀怎樣的讀物都是一種良好的開始?!凹幢氵@種營養成分并不高的言情讀物,也存在自身的價值。但我仍然強烈建議大家去讀一讀經典文學作品,這樣才能更快速成長,更精準攝入營養?!彼蛄藗€比方,“你讀瓊瑤的時候,召喚的是走了5米,但你讀托爾斯泰的時候,對你的召喚可能走上50米或100米?!痹谒磥?,經典作品的光輝,是不會被歲月磨滅的,只會隨著時間煥發出更大的光輝。經典閱讀引領人的內心生活,哺育人的精神世界,也讓人們探索心靈。

    “讀不懂的書,恰恰培養了我對文化的好奇?!蔽鞔ㄕJ為,年輕讀者不妨嘗試去讀一讀有點難度的、“看不懂”的經典,“我最早就是被我不懂的東西打開了,但受益匪淺”。

    “閱讀不是馬上讓你學會什么,馬上讓你掌握什么,當你在閱讀一部好作品時,你會忘了自己,那種樂趣是無窮的?!庇嗳A坦言,直到35歲之后才敢說讀懂了一些魯迅。他認為經典就是經得住重讀的、歷久彌新的好東西?!叭耸呛苋菀诇S陷在‘自我’‘小我’里的,而閱讀讓你打開了世界,讓你看到大海是那么遼闊,無邊無際,視野完全不一樣了?!?/p>

    聚光燈投向“有趣的靈魂”,鉛字背后的作家變得鮮活

    《我在島嶼讀書》以“書”為載體,不僅安利好書,更將作家對作品的思考解讀融入其中,延伸書本以外的知識點。

    “與其說這是一檔讀書節目,倒不如說是一出大型文壇‘老友記’?!蔽鞔ɡ嫌?、詩人歐陽江河來節目之前,還有點擔心收視率,他告訴記者,從以前對所謂“流量明星”的追捧到對文學“有趣的靈魂”的關注,意味著眼下綜藝節目生態格局的多元豐富。

    事實上,有趣的靈魂相遇,總能發生許多趣事?!段以趰u嶼讀書》記錄下“靈光乍現”的瞬間,不少隨性幽默片段令人莞爾。首期節目里,西川便鬧出一個“烏龍”——他拾起沈從文的一本書,先是煞有介事道“慌慌張張,不必生活”,念完后又納悶似覺不妥。此時身旁的蘇童早已忍不住大笑,說書名是《生活不必慌慌張張》。

    曾寫出《碧奴》《1934年的逃亡》的蘇童也有調皮的一面——他“批量”寫信給鐵凝、余華等好友約稿,卻因字跡太深印到了紙上,被余華發現“除了名字,寫信內容幾乎一模一樣”;還不忘揶揄道,“就你給我寫的信最無聊”……松弛的鏡頭語言,加上愜意的氛圍,讓原本只是被鉛字符號所代表的作家一下子鮮活起來。

    幾位作家談論起共同的好友史鐵生時,讓人們看到——作家在熱情與執著之外,更多時候還要面臨孤獨封閉的思考時刻,忍受清冷,耐得住性子沉得下心。就像節目里,西川用詩一般的語言形容——“海島帶給我海浪、咸味、孤絕感,在海邊,每一塊石頭都是大地的盡頭”。

    “以前大家覺得不需要見作家,看作品就好,要是馬爾克斯來到我身邊,見了神秘感立即消失,最好不要走近。像今天這樣在網絡平臺、電視上與讀者見面,是我們以前不敢想象的。躲在文字后面相對安全,但另一方面我與這個世界的聯系是不是僵化了?”蘇童也曾擔憂,過去的作者多是通過文字與讀者交流,突然“組團”曝光于鏡頭前,會否讓觀眾產生幻滅?他還不忘調侃,讀完《活著》,再看到嬉皮笑臉的余華本人,難免有種“喜悅的崩潰”。

    不過,說到底,文學不會拒絕想要靠近的人,就像余華在節目中感嘆的:“島嶼書屋用浪漫的氣質和樸素的容貌,迎接所有人?!保ㄓ浾?許旸)(許旸)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關鍵詞:

    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    語言

    知識

     
    扒开警花双腿疯狂进出
    <menu id="oowuy"><code id="oowuy"></code></menu>
  • <xmp id="oowuy"><menu id="oowuy"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