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oowuy"><code id="oowuy"></code></menu>
  • <xmp id="oowuy"><menu id="oowuy"></menu>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職業正文

    環球熱議:并非“塞責抄謄”:《四書大全》取材撰述新論

    2022-11-19 09:57:17 光明日報


    (資料圖)

    《四書大全》一直被主流學界詬病為抄襲舊作、敷衍塞責的謄抄之作。然如細致比較《大全》與其所本之書取材之異同,則可見出此一看法實未見中肯。如將《大全》與宋元四書類著述對朱子再傳饒魯(號雙峰)的引用來看,則可改變對《大全》的固有認識。饒雙峰《四書》論述雖以“多不同于朱子”而著稱,然被《大全》引用多達570條。透過宋元諸家與《大全》對雙峰說采用之比較,可對《大全》形成以下新認識:《大全》之來源并非限于倪士毅《四書輯釋》,實同時吸收了吳真子《四書集成》等;《大全》對雙峰說的選取較《輯釋》有所刪取,可見其雖以《輯釋》為藍本而并非照抄;《大全》采用雙峰若干有違于朱子的爭議之說,體現了編纂者的用心與眼光;在《四書通》與《四書輯釋》對雙峰說引用有所異同時,《大全》更傾向于《輯釋》,可證二書關系之密切;從《大全》誤將雙峰《中庸》章節之分摻雜于朱子來看,該書確存粗率之處。

    從《四書集成》所引雙峰說反思《大全》之取材。學界普遍認為《四書大全》乃剿襲倪士毅《四書輯釋》而成。顧炎武《日知錄》嚴厲批評《大全》實以《輯釋》為主,所作偶爾之增刪,反不如原書妥當,造成惡劣影響。四庫館臣認同顧炎武說,認為《大全》完全以《輯釋》為底本而成?!捌鋾蛟呤恳恪端臅嬦尅飞约狱c竄?!比欢?,當我們核對《大全》所引雙峰說與《輯釋》所引雙峰說之異同時,則見《大全》所引頗有不見于《輯釋》及他書,而正見于今殘存之吳真子《四書集成》者。如此,則證明《大全》之底本,非僅取材于《輯釋》,而實涉及《四書集成》等書。此正合于《大全》凡例交代主要取材二書的說明:“凡《集成》、《輯釋》所取諸儒之說,有相發明者,采附其下?!比慌u者皆幾乎不提《大全》受《集成》之影響,而只是論其與《輯釋》關系。此恐與《四書集成》之書流傳未廣有關?!端臅伞纺壳按鎯蓚€版本,一為二十卷《論語集成》、十四卷《孟子集成》;一為六卷殘本,即《論語集成》9-12卷,《孟子集成》6-7卷。兩種版本最大差別在于殘卷引饒魯“《紀聞》”說,頗為可觀。證明《大全》非僅取材《輯釋》一書,實亦采用《集成》之說?!墩撜Z大全》計有17章所用雙峰說僅見引于殘卷《四書集成》,集中在《雍也》《述而》兩篇,涉及三月不違仁、由也果、閔子騫為費宰等章?!睹献哟笕?-12卷雙峰說僅見引于殘卷《四書集成》者集中于《萬章上》、《告子上》14章18條,如杞柳章、生之謂性章等。此外,《大全》所引雙峰說亦多有同時見引于《集成》與《輯釋》《管窺》《四書通》等書者。如《大學》見賢而不能舉,《中庸》誠者天之道章、盡己之性章等。也有個別所引雙峰說未見于《集成》者,如《萬章下》“一鄉之善士”可能《集成》本就未引雙峰說。

    從《四書通》所引雙峰說反思《大全》并非專主《輯釋》。歷來以《大全》選材基本同于《輯釋》的判斷雖似正確而不全面。比較來看,《四書通》與《輯釋》皆大量引用雙峰說,《大全》在多數情況下傾向于《輯釋》,頗有雙峰說為《四書通》所引而《輯釋》未引,則《大全》不引者,如“愚不可及”章、犁牛之子章等,證明《大全》對《輯釋》之倚重。又二書對雙峰之引文常存在細微之別,《大全》多同于《輯釋》。但情況也并非完全如此,在不少情況下,《大全》反而認同《四書通》而非《輯釋》,此見出《大全》編者之用心。如述而不作章即取《四書通》,而《輯釋》僅自開篇引至“實作”?;颉端臅ā芬遁嬦尅肺匆?,則《大全》引之,其說當來自《四書通》,如予欲無言章等。也有《四書通》未引而《輯釋》引之,而《大全》同樣未引者,可見《大全》此又同于《四書通》,如一言而可以興邦章雙峰說之開頭部分。又有《大全》對雙峰說之選取與《通》《輯釋》所引皆有不同者,表明編者在二者基礎上對雙峰之節選,體現了《大全》編撰者的思考。

    《大全》選取雙峰爭議說反思其“點竄”論。雙峰思想新穎,其《四書》解以立異于朱子著稱,故雙峰說為元代新安學派重視和引用,雖他們對之亦有批評,然實以引用為主,否定為輔,褒貶實不成比例。而對朱子抱有護教態度的學者則對雙峰背離朱子說大為不滿,尤其是元代史伯璿特意撰寫《四書管窺》批評雙峰。故此,《大全》在面對雙峰與朱子不同之說的取舍上,實有一番考慮。一方面,它摒棄了若干雙峰對朱子明顯挑戰之說?;螂m引用雙峰說,然卻是作為反面對象,緊接著即引用胡炳文等相關批評。如關于溫良恭儉讓與溫而厲的理解,《大全》在引雙峰說后,即引胡炳文說指出雙峰自相矛盾,“饒氏前后二說自相反,不可不辨也”?!洞笕酚幸鈩h除《輯釋》等所引雙峰批評朱子的不大中聽之說。如刪除雙峰“《章句》無時不中”以下批評朱注文字,這種現象值得注意?;蜥槍﹄p峰對朱子的批評,直接引用胡炳文說加以批駁。如針對雙峰《章句》未能表達勇之批評,《大全》引胡炳文長篇議論反駁之,認為仁熟義精已經包含了勇。又雙峰對朱注“誠”的批評,《大全》又引胡炳文說反駁之。但《大全》對雙峰不同于朱子之說并非毫無引用,如引用雙峰民可使由之章兩“之”字皆指此理說。此解遭到《管窺》等批評,然《大全》仍引之。雙峰關于《中庸》分章及中庸之解等確有不同于朱子而遭到史伯璿等質疑者,如雙峰提出《中庸》“仁者人也”的人鬼說,《四書通》《輯釋》引之,《大全》亦引之,可見編者之立場。

    從《大全》放棄《輯釋》所引雙峰說見出其用心。對照《輯釋》所引雙峰說,可知《大全》并非照單全收,而是基于自身理解,決定對雙峰說的取舍。如關于《中庸》與《家語》的關系,僅《輯釋》引雙峰說,認為“《家語》是引《中庸》來附會”,意在反駁朱子引《家語》證《中庸》之誤,《大全》未取此說。又關于《中庸》本章三知與三行的理解,雙峰反對朱子三分、三等說,認為“頭緒太多”而實無此等劃分,僅《輯釋》引雙峰此說,并表達了力挺雙峰的立場。然而胡炳文則維護朱子說而批評雙峰解?!洞笕穭t贊同胡炳文看法,未取雙峰此說。此亦見出《大全》并非抄謄之作。即便雙峰不背朱子之說者,《大全》在《輯釋》基礎上亦有所取舍?;蜻x擇性刪除《輯釋》所引,如子疾病章雙峰“誄如哀公誄孔子是也”等即被《大全》刪除。亦存在《大全》選擇性引用《輯釋》所引雙峰說者。如關于《中庸》分章說,《輯釋》引雙峰說近550字,而《大全》僅引末句“以上十章”以下文字。還存在少量雙峰說被《輯釋》《四書通》所引而《大全》未取者,當是有意刊落。如《論語》以雍徹章雙峰言,“上章是罪其僣,此章是譏其無知,惟其無等”,《大全》未取,體現了編者之選擇。有些章節《大全》未引雙峰說的原因在于已用他說替代雙峰說。如《孟子》外人皆稱夫子好辯章《大全》雖未引雙峰說,然所引陳櫟說實與雙峰之說意同。

    從《大全》誤認雙峰說為朱子說見其粗疏?!洞笕肪尤挥姓`把雙峰說當作朱子說者,這體現了編纂者的粗心不謹,也從一個側面見出雙峰影響之大,達到“亂朱”之地步。如《中庸大全》“讀中庸法”部分選取朱子關于《中庸》說多條,把雙峰關于“《中庸》當作六大節看”的分六節說當作朱子之說,引起明代以來東亞學人無謂紛擾。因雙峰此六節分法與朱子的四節分存在矛盾,故學人以朱子早晚說來調和之。韓國學者對此也頗為困擾,只有少數學者指出此是雙峰說。這一失誤反映出編纂者確實不夠嚴密。盡管《大全》存在此等疏忽之處,然其取材并不限于《輯釋》,而旁及《集成》等;就對雙峰說的取舍來看,實體現了《大全》編者的用心與思考,并非“僅取已成舊帙,塞責抄謄”之作。只有深入進《大全》內部,對其所引各說與前人之書加以細微比照,對《大全》之認識才能不流于泛泛之論。

    (作者:許家星,系北京師范大學哲學學院教授)

    (責編:何淼、孫競)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關鍵詞: 四書大全

    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    語言

    知識

     
    扒开警花双腿疯狂进出
    <menu id="oowuy"><code id="oowuy"></code></menu>
  • <xmp id="oowuy"><menu id="oowuy"></menu>